【小熊姊姊信箱】面對母親,我只想逃—–鳳梨苦瓜雞

/ 分類: 小熊姊姊信箱 / 5 則回應


喜娜的母親又打電話來哭訴了,一邊抱怨父親留了一大筆爛債給她還,讓人覺得她對人生沒有希望,
弟弟覺得母親太悲觀,但母親說她欠了那麼多錢要怎麼樂觀…

因為喜娜是女生又是長女,所以沒結婚前媽媽就常常唸她不會打掃不會煮飯要怎麼嫁人?
也常罵她懶惰,這樣嫁出去會受夫家嘲笑之類的,
喜娜其實一直都很在意也很受傷,有時被否定久了,感覺自信沒了,也覺得自己真的一無是處。

喜娜永遠是媽媽訴苦的對象。卻沒想過她也需要媽媽的照顧與關懷?
她的心像被無數的針刺穿一般地疼痛,母親怎麼從沒想過要疼她一些些?
從小媽媽就不斷要求喜娜承擔家中的責任,放著最喜歡的書不能讀,每天做著數不完的家事,
媽媽疼惜的似乎只有弟弟與妹妹,總是因為某件事做不好而罵喜娜,母親好像不認為喜娜也需要疼惜。

好不容易喜娜努力的用公費留學,逃離了永遠愁容滿面,陰霾滿佈的媽媽,最終也找到了個疼愛她的先生嫁了,
她算是終於找到她該擁有的幸福,然而,母親卻仍像是擺脫不了的前世魂魄,
即便在她有了新生活後仍緊跟在後,總是以網路聯絡,罵著沒存到錢結什麼婚?
或是別人親戚家的小孩都不用父母操心,只有喜娜到現在她還一是無成,
也說大姑嫁得好,因為姐夫會賺……也許她只是無心,但是喜娜聽起來就是很刺耳,好像什麼都要扯到錢。

她開始害怕接到母親的電話,心底有股怨忿默默氾濫,孝順的心再也壓不住那些情緒,
她開始失眠,食慾不振,脾氣煩躁。
先生說她也應該適時表達自己的情緒,但她說不出口,其實來國外,
有很多人問喜娜會不會想家,她常常笑著帶過說還好,但其實她並不會想家,
想到娘家只有負面的思考而已,她很慶幸有疼她的先生,也許是在這裡感受到溫暖,所以才沒有想家的感覺吧。

而對她母親來說,快樂好像是一種奢侈。其實她也很害怕自己會變得跟母親一樣……。

身為亞洲社會的女人,就某部分而言是相當辛苦的,通常是重男輕女的家庭,
努力為了家庭服務奉獻,前三分之一的生命,奉獻給原生家庭,
後三分之二,奉獻給丈夫、公婆與子女,從來沒為自己活過,更不要想有機會恣意揮灑自己的人生,
家中眾人的每一天都是踩在她的青春上度過的,如果又是遇到丈夫去逝或是破產的狀況,
細弱的肩膀更要扛起比她自己重一千倍的負擔。

然而,這一切的努力和辛勞,誰曾經給過她喝采與感謝?
死去的丈夫沒有留下什麼甜蜜的回憶,卻只留下一屁股還不完的債務。

而且誰曾經教她如何溝通嗎?誰曾經鼓勵並允許她表達自己的需求?
所以,她也只能用最沒有修飾的方式表達出她自己的哀怨和憤怒,因為這是她唯一可以發洩的方法。
誰曾經回過頭來,將自己的成長與她分享?這些都沒有的。

海德格說,生命是向死的向度,當生命的射線逐漸逼向末端時,任何人對生命意義的渴求都變得急迫

母親付出了一生卻得不到生命意義的允諾,讓人窘迫、 悲傷與恐懼,
所以只能夠更加焦慮地用心中的怨恨來宣洩出這些情緒,
或許老媽媽只是想得到微小的允諾,讓她能夠相信她一生的付出是有意義與值得的

然而,只是以媽媽表面上的抱怨去回應是無用的,
她生氣,子女也隨著她的情緒起伏,
真正可以解決問題的方向是以智慧去帶領媽媽找到生命的意義,幫助媽媽看到自己寶貴的價值
當你可以帶著媽媽看到一片不一樣的世界,做子女的不僅無憾,
雙方不僅可以解脫對彼此的禁錮,也都可以同時獲得無價的成長。

過去的父母不懂得用同理心與行為技術來幫助孩子,在教養中以打罵居多,所以他們長大了,也只學到用這樣的方式去表達情緒,
所以當我們看見父母過著不如意的老年生活時,第一個情緒就與父母當年看到我們不乖一樣,
我們會生氣,接著是煩厭,因為不能打罵父母,也無法教導指使他們,所以我們就只能用逃避來處理衝突,
然而愈逃避我們又愈充滿罪惡感,因此,這個惡性循環就難以擺脫了。 

現代父母的教育方法多半是溝通、平等、民主等方式對待你的孩子,
譬如說常常給予正向的讚美,並鼓勵多表達、溝通,像朋友一樣常常談天說地無話不聊等等,
我們也可以把這些方法用在父母身上。

第一,多讚美母親的過去與現在的付出

這當然不是對小孩般欺哄式的安慰,而是要具體提出例子來,對她現在做的事情讚美說,
比如:「爸爸過世的時候,妳一個人帶著我們撐下來了,媽媽你好偉大!
其實當我覺得一個人在國外生活壓力大得透不過氣的時候,我只要想到媽媽你可以這麼堅強,我就覺得我也可以跟你一樣勇敢,然後我就會有更多力量!」

讓母親真切感覺到自己的青春沒有白費,她的生命在子女身上得到傳承。

當父母聽到這些話一定會不好意思,甚至會笑笑罵你幾句說:你是發神經了喔說這些?!
然而他們其實心裡會很高興。他們的生命意義與自信也會在吸收子女的讚美中一點一滴建構回來。
對父母就是嘴甜一點點,把對他們真正的感激說出來,兩方關係就會改善

第二,多分享過去的故事與現在的心情與感受。
與母親聊聊過去的故事,也問他當時的心情,並分享成年後的你與年幼的你對那段記憶的不同感覺,
或許應該要複習你們彼此交織過的生命,當一個人的過去沒有被遺忘與忽略,就能夠喚起當下的生存意義。

第三, 自己做改變行為模式的示範角色
當父母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模式已經不適當,子女就該扮演提醒與示範的角色。
可以直接跟他們說「我只是在說給你聽,不是要你給建議或是批評,請給我安慰或是鼓勵,或者就請你聽我說就好了!」
多說幾次,漸漸地,新的互動模式就會建立。

其實當父母有心事,通常會以抱怨來顯露,子女要能夠聽出言外之音,父母的情感表達方式如果以負面居多,
孩子應該教他們:「如果你不要藉故罵我,其實我也是很想孝順你,順著你,
如果你換個方式說話,我匯更願意照著你的意思做!」

孝順對子女來說有時是一件艱難的事情,雖然心理千萬個希望父母是快樂的,
但又常常因為自己也需要父母的愛和安慰也無能為力而自責自咎。
父母是賦予我們肉體生命的人,在他們老去的過程中,子女若能協助父母圓滿他們此生的價值與意義,才是真正的大孝。

【食譜】鳳梨苦瓜雞

喜娜和母親這一家的故事就像是未烹調過的苦瓜,生澀苦悶根本無法入口,

然而生命尚未走到盡頭,誰永遠都有變好的可能,
就像喜娜和母親之間難以割捨斷絕的血緣。

此時需要的是醃漬釀過的老鳳梨,如同過去的故事來加以調味,輔以營養豐富的老母雞燉煮,
最終,一碗苦中帶甘,酸甜滋味濃郁湯將會熬成了…

祝福你們,喜娜。
(詳細食譜明日補上)

附註:感謝讀者喜娜的來信,告訴小熊自己的故事,銘感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