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不說晚—-還魂草茶

/ 分類: 我的咖啡店女友 / 11 則回應


我最近跟我的咖啡店女友,聊到了什麼是「相見恨晚」。

我這女友,她甚至不該稱之為「熟女」,因為熟女聽起來太浮濫,我喜歡說她是風中的櫻花,
因為她雖飄搖著,卻自有姿態,她對許多人事物有著她自己的看法…

她說:
很多人相信「一見鍾情」,那是因為太多人太鍾情於自己的直覺與稚嫩的生命經歷,
總覺得,在我們第一眼的眼光交會時,我就可以明白,我會不會愛上你。

也有人喜歡說「相見恨晚」,然而,在說的時候,口氣帶著遺憾的況味,
因為「恨」晚,像是在說著,我們浪擲了這麼多的青春歲月在一些消耗能量的關係中,
我們來到世上,走了這麼大一圈的地球又回到這裡,就該是為了與你相遇與相知,
而我們各自嚐過了酸甜,觸摸過冷暖寒涼,嚐遍了許多不美的滋味,
這一切的等待,彷彿就是為著這一場寧靜卻豐美的茶宴,
等一個人,就像等一杯才從小壺中倒出的春茶,你小小的杯中盛滿冒著奇異果香的金黃茶湯,
熱燙的液體滑進你的喉間……
你終於知道,這一長程的翻山越嶺,就為了這一口、為了灌溉你幾近荒蕪的心田…


路途中流過的眼淚,成了現在相遇時的滋潤,此時晚來的相遇,已經沒有了年輕時的矜持與挑剔,
許多事情已成了枝微末節,於是這兩人相遇時或許很容易就定著了,
世界刮著風下著雨,卻很難打進這兩人相依偎的,那個叫做默契的小屋裡。

晚來的相遇,該有一種去蕪存菁之後的清爽平滑,像是兩顆都曾在溪中沖刷過的鵝卵石,
這個時候碰在一起,只為了陪伴,那都被磨掉的菱菱角角,
只為了現在可以陪在你身旁而不刺痛你,讓你明白,這裡有一個簡單的角落能讓你窩藏,
你甚至不需看著我,就知道我不會讓你孤單…


因此,不該有什麼相見恨晚,晚就有晚的原因和道理,
這一路的跋涉,只為了我們在相遇時的彼此映照,只為了,能讓你在我的眼中,看到最真實美好的你自己,
這時的相遇,每一刻都該是不能重來的珍貴,不該再聲東擊西,不該在再耗費心力針鋒相對,
只該全心全意,深深相擁。

今後的人生,「認真相待」都嫌不夠形容的。

人生的伴侶有許多種,有人是少年夫妻,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彼此相磨難、幸運的相知而後相惜成了老來伴,
悲慘的呢?磨掉了彼此的真,磨掉了自己,最後還賠上了多年經營維持的那張紙約。

人生的伴侶有許多種,有一種是我們不小心交會在紛亂激盪的小河中,順著水流,
我們一起載浮載沉的一起漂流了一段,大水一來,我們又沖向不同的海洋,
各自孤寂的躺在黑暗的海溝,不再激盪,彼此短暫的陪了一段,遺憾。

老來伴難,心靈伴侶更是要有特殊的緣與福份,更難,
既然都說了相見「恨」晚, 既然恨,就該用一輩子來牽手陪伴,
牽手,是十指交握,那要用多少能量與時間才能這樣「一起使勁」的繼續走下去呢?

不要說面對愛情你我都沒有把握,「扌巴 扌屋」,要不要守住這溫暖的小屋,不就是在你的手裡嗎?
相見永遠不嫌晚,我恨的,是來不及好好說再見的遺憾。



---------------------------------------

那天,有幸托朋友妮妮的福,帶我去她的茶道老師:張宜靖的畢業展,

茶道教室就在永康街公園旁的靜闢巷中,那天,喝到的不是茶,喝到的是他們藉由茶衍生而出的生活對話,
甚至如哲學般的「道」。
這家茶館所教的茶道,似乎是結合日式茶道,並匯入中國思想精華的中和。

這是他們講究的純骨銀日本茶具,據說這一套就要十幾萬元。

茶室中美麗的插花一角。

喝茶時所擺設的繁複茶具。

看到有一瓶還魂草茶,

還什麼魂呢?
還的是情份?還的是對這個世界人事物的不捨?還是來不及做的事?
中國人愛講緣,喝茶,講究的也是那份清淡中的濃釅,茶在舌尖要靠緣份去品,
沒有夠細膩的心,夠敏感的舌,茶就這樣滑入肚,什麼也感受不到,
情也是,喝過就算,解渴了就罷,也不會有什麼遺憾,
愛留戀的人,喝到的會是茶的苦,因為那個留戀,或許也會等到苦澀過後的回甘,是嗎?

張宜靖茶道教室
台北市永康街31巷6號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