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該走的遲早要走,那什麼時候上路呢?

/ 分類: 我的文摘 / 12 則回應


常常在想,人到底要努力多少才有回收?
也常常感覺,是不是我今天這樣努力的澆灌一株幼苗,總有一天,我就能收成一大束美麗的瑪格麗特?

而結果,常常不盡然如此,當你這樣的用心澆花,在努力了一季之後,
赫然發現,原來你種的,是個只適合隨意蔓生的小野花,
並不需要太多的自來水,或許你才會明白,
小野花需要的是天然的雨水,那個自然來的溫柔,那個天生的了解,
於是…她就會恣意的生長,長得跨出你的胸懷,你的掌心…
於是…你就不需太費力,就能看見花柔柔的覆蓋了你..

看完這篇文章,是有些感傷的,卻也有種終於放下的釋懷..
很多事情就像攀爬著數不盡的山間階梯,不知道這山頭有多高,
有時候,爬到半山腰,才發現這一切已經超過自己能力可及,
這時候就該坐下,找顆適合自己大小的石頭,啃一顆帶著酸味的蘋果,
等風吹起,汗已蒸發,淚也飄去,
這時候,就該收拾起行囊,往坡下走,

誰說?只有峰頂的空氣最清新?
或許,在坡下,我們才會發現,那有天鵝游泳的湖泊山色,才是人生最美的風景。
如果該走的遲早要走,那該什麼時候上路呢?
遵循自然的節奏,
風吹乾了,我就走。

————————————————————————————-
風吹乾了我就走 

拿得起,放不下
相遇簡單,告別難。
找工作,找愛人,都簡單。離開他們,難。
追求,是科學。放下,是藝術。對於工作、愛情、友誼、名利,大部分的人,包括我,總是放得太晚。
一個星期三的早晨,我從陽明山苗圃登山口上七星山。前半段輕鬆,過了七星公園,石階變得陡峭。繞了幾個彎,到一個轉 角,一位老先生坐在路邊。他光著上身和雙腳,宏亮地叫:「早!」我邊喘邊回應:「早!」。他吃著蘋果,氣定神閒。我猛吸空氣,狼狽不堪。
我們在窄小的石階上對看一分鐘,一句話都沒有。我看著他的臉,猜測他已經七十歲。他背後的樹上掛著一件白色汗衫,不動 如山,好像也有七十歲。
「不冷嗎?」我問。
「不會啊。」他給我一片蘋果。
「天天爬?」我猜天天爬的人身體才那麼好。
「偶爾來。」他微笑說。
他如此省話,我還有一半路要爬,所以站起來準備走了,「我先走了。你是往上還往下。」
「往下。」
「待會兒我下來時也許還會見面。你會坐多久?」
「不一定,」他看看樹上的汗衫,然後說:,「風吹乾了我就走。」
他講的是汗衫,還是人生,當時我不知道,也沒有多問。


晚了三個月
在人生很多事上,有的人總是走得太早,有的人太晚。我屬於後者。
工作上,我依戀安逸。當早已不能發揮所長,或賺進大把銀兩,我還原地踏步,不忍離開。
感情上,我更難放手。當感動、感情、感覺都慢慢消失,嫉妒、猜疑、爭吵慢慢開始,我還是苦苦相逼,一定要逼對方講出道 理。
對我這種人,任何事結束的時間,比應該結束的時間,都晚了三個月。
如果三個月前離開,拿的遣散費比較高,也可以很快找到新工作。現在離開,遣散費減半,僅有的少數工作也早被搶完。
如果三個月前離開,你們還可以做朋友。因為爭吵僅止於動口沒有動手,你也還沒有跟另一個男人狹路相逢。現在離開,所有 美好回憶都被最後的醜陋掩蓋,你們在彼此心中從成人,變成小孩。
為什麼不走
誰想要這種結果?雖然當初也知道拖下去會有風險,但最後的結果預料不到,而且常比預料的更糟。
不走的原因,是以為人定勝天。
只要我努力加班,會拍馬屁,不可能裁到我。殊不知老闆自己都要被裁,哪還能夠保你?
只要我忍氣吞聲、努力挽回,她一定還會愛我。殊不知愛情不是健身,一分耕耘未必有一分收穫。就算有對等關係,也剛好相 反。我們常是以最壞的態度,對待對我們最好的人。
因為相信人定勝天,我們總是想挽回。所以辦公室或街頭,常有人拉拉扯扯、威脅利誘。丟在地上踐踏的,除了美好的回憶, 還有僅存的尊嚴。
很不堪的場景對不對?相信我,我們都當過主角。


不甘心
不走的另一個原因,是不甘心。
我在公司20年,這公司是我幫忙創建的,我一輩子都給了公司,你怎麼可以裁我?
我跟你在一起20年,幫你打下事業。我把青春全給了你,你怎麼可以愛上那個狐狸精?
很庸俗的台詞對不對?相信我,我們都說過。
當我們從觀眾變成主角,講出曾瞧不起的台詞,心中的情緒不是憤怒,而是不甘心。為什麼我付出這麼多,得到這麼少?為什 麼我對你這麼好,你也曾經對我那麼好,但如今我是流浪貓,你把我當成路上的一拋尿?
有沒有一個開關,只要我找到、打開,老闆或情人會立刻回心轉意,我們馬上可以回到從前。有的!一定有的!所有分手之際 的歇斯底里,都是想要找到那個開關。
但並沒有那個開關。企業不講道理,愛情更沒邏輯。當老闆或情人變了心,他就變了心。風度好的會編個藉口,風度不好的乾 脆換個門號。你永遠不知道真正的答案,因為那個變心的人也不知道答案。
就算有那個回到從前的開關,也不是一開即亮,而是慢慢發光。一見鍾情只需要一個眼神,破鏡重圓要花上整個 餘生。


自然節奏
如果該走的遲早要走,那該什麼時候上路呢?
我當然不知道,其實也不想知道。分手若有公式,那段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