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夏—多果夏莓凍

/ 分類: 說說故事 / 11 則回應


夏天?那是什麼樣的畫面?
那是有午後雷雨過後的青草香,還有夜晚的曇花就在眷村小平房的後面,
慢慢的用呼吸跟遙遠的月光輕輕的說著話,牆邊的小茉莉逕自的玩弄身上的綠色小青衣,
混合著土壤中的水分被蒸發出來的泥土味道,
是這樣的,一個喧囂炙烈都退去的夏天夜晚。這樣美麗的夏夜,
就像見證了一對夫妻的相愛,就像月光愛著曇花中的精靈,就像人戀著自然,
是那樣深刻而緊密結合的的關係…

26歲,那年的我從來沒有獨自出去旅行,就在2008年暑假過後,
我用了工作數年的積蓄,加上家人的資助與貸款,我就要獨自勇闖西班牙,
完成一直以來的留學夢,就在離開台灣前,我決定要來一趟台灣最後的巡禮,
只因想要一鼓作氣的吸飽台灣的空氣,於是在離開後可以慢慢拿出來溫習這最後一季台灣的陽光溫度…

我的最後一站,去了表哥家,就在我最愛的東海岸,因為那裡除了有台灣最美的海岸岩壁,
還有最豐盛的蔬菜瓜果,那是凝結著屬於台灣最真滋味的地方,我要呼吸的同時,
一起品嚐進這一個夏天的豐富美好…

表哥是個雕刻家,表嫂是美術學系出身,現在是專職作家,寫的是人與人間的感情,
還有療癒人心味道的食譜。他們選擇住在台東,他們的地方很特別,
並不是精美木工裝潢好的屋子,而是喜歡在海邊「揀破爛」的表哥,
用海邊的漂流木和山裡撿來的各種木塊堆疊出他們的家,庭院有一個小木桌,
那時表嫂用同是沙灘撿來的碎玻璃拼貼出的桌子,他們家不是原始,
卻像是在這個自然綠意的台東森林中,突然出現的一小棟有著西班牙高地風味的小建築,
沒有人能說它不美,反而會讚嘆著著小房子似乎堆疊著主人對事物的美,
對許多物品想要賦予它一份生命的用心。

表哥和表嫂倆人站在一起就有著一種想要讓人多看兩眼的魅力,
表哥喜歡用細髮圈箍著細軟的及肩半長髮,喜歡穿著格子的襯衫,
泛白的牛仔褲下是一雙皮脫鞋,很隨便的裝扮,卻更突顯它眼睛裡一種奇異的深度,
表嫂更是特別,總穿天然麻布黑米色系的披掛長衣,發亮的細髮用一跟雷諾原子筆做髮髻,
那根原子筆在表嫂的裝扮下,透出像是古玉般的藍,奇妙的質感都變高貴了。

他們至今已在一起超過二十年,我從沒見過一對情侶或是夫妻可以愛得這麼真、這麼深,
他們只有一個女兒,已經送到加拿大念書,而為了供給她,他們兩人過著的是相當簡樸的生活,
對物欲的需求很少,因為不需要太多外在的滿足,不用昂貴的衣服、
最先進的科技產品或是奢華的任何享受,他們對彼此的愛就是令人心靈飽足的食物,
與自然的結合就是讓人豐盈的生命律動。

他們專心的創作,兩人愛著彼此的作品,他們的關係已經超過表象的婚姻,
而是那種讓人欽羨不已的「心靈伴侶」。

(未完待續)

(本篇收綠於高鐵商務艙雜誌七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