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字裡有個心—-西班牙Gazpacho冷湯

/ 分類: 火男水女問題多 / 12 則回應


上次發了那篇文章,愛結

寫了之後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些問題,我在想的是:
選一個腳踏實地卻木訥的人好?
或是找一個體貼了解你的男人呢?

一個感覺是理性明智的抉擇,選擇浪漫的另一個則似乎是看似感性,其實是衝動又愚蠢的。

想起今年在台灣的時候,有一次我特地下台中,去探望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
因為這個朋友她要動手術,不算是個小手術,所以我也懷著很複雜難過的心情去看她。

我到了病房,朋友還在睡著,我看見她娟秀蒼白的臉,軟弱的躺在床上,
我看了心理一陣絞痛,跟著眼淚就想滴下來…

我這個女友是個非常可愛的女人,纖細又多愁善感,總是滿腹詩意,
是個雜誌社的總編輯,當然,她是這樣的有才,
當然,有才的人總是浪漫些、想得感受的總是綺麗多夢的,

我跟著她一起成長這許多年,看見她在愛情裡起伏,看見她這樣的尋找、遇見、分手,

那樣一個個她以為契合的男友。
或許是累了?怕了?
這個對愛滿是憧憬的女人,
最後選擇了一個外型完全忠厚老實、心理可能簡單卻絕對善良、
說話相當樸實不花俏的木訥的男人做了先生…

好吧,這是她的選擇,即使那時我怎麼看就覺得一個如此細緻的絲絹手帕,
就這樣被一條麻繩綁住了…

在醫院朋友醒了,我陪著她聊了一下,要進手術室了….
我跟朋友聊天的那個時候,朋友的先生拿著小桌子陪在旁邊…打著筆電…
上網著…聯絡公事….一邊說:忙死了!一堆事情沒做!!

我扶著穿著手術衣的她起來,護士也推著輪椅來了,
朋友被放上輪椅推走了….就要進手術房了…

這個時候,我握著朋友的手一起到了電梯口,她張惶不安的四處望著…
虛弱的叫著她先生的名字,無助的問我:我先生勒?他不陪我一起到手術房嗎?

這個時候,我跑回病房急急叫著朋友先生,只見他還在收拾東西,
一邊說:我要把病房收乾淨~等一下等一下….

好不容易,我、朋友、護士一起在電梯前等了他十分鐘他才姍姍來遲,
見他大包小包的,
跟著我就要進手術房的朋友說:你等下開刀要三小時,我得回辦公室開會喔!

他一說,護士聽到立刻跟他說:「不可以的!開刀家屬要隨時在病房外!否則臨時有什麼決定才能通知你們!」

於是,這個對工作認真負責的先生,才打消了回辦公室的念頭留了下來….
可是,我這個女友進手術房前那帶著一點哀傷和那樣無助的眼神,
讓我真的有些迷惘…

其實,會想到這個故事,我是一直在思考跟上次「愛結」那一對情侶之間他們兩對情人夫妻的不同之處,

「愛結」那一對他們在一起是這樣的自然,
那個男人對他的女人是這樣輕易的就能捉摸她的想法和喜好,
以致於像是對女性過於熟悉,
可是,誰知道這個男人他是多麼用心的去思考他的女人的一切所思所想,

體貼與了解女人,或者,我們不要說「女人」,我覺得這樣說會讓人有所誤解,

或者是說,能夠體貼與了解你的另一半,其實我真的不覺的那是一種手段,

那絕對不是一個男人為了想將女人得手所做的舉動,
那樣的體貼與為對方想著的心,是需要一份:
無時無刻把自己掏空,不斷的去思想著對方的感覺,
還有你所在乎的人她的個性、她的一切喜怒哀樂,他的成長的背景,
他所經歷過的一切,她的所思所想…
那樣的不斷去揣摩,去把自己拋開,把另一個你所愛的人,
踹在心理,握在手裡,細細端詳、小心體會….
我相信,絕對是那樣的「用心」,才可能懂得另一個人,才能真的體貼到她的心…

「愛」字裡有個心,,要用心

我覺得其實這就像我做菜給別人吃一樣,我在做任何菜給不同的人吃時,
是要有一顆這樣:「希望你所愛的人快樂」
所以你會這樣努力的「取悅」對方,
然而,這樣的努力,是要多少把自己的主觀成見拋開,要有那樣的全心全意和「願意」和才做得到的吧!

而我提到的這個我開刀的女友,她的丈夫或許在工作上盡責,
做一切「合理」理性的決定,
當然,成熟的人總是負責的,
可是,很多時候,這種「忠厚老實、腳踏實地」的男人,他們真的是少了一顆理解女人的同理心嗎?

或者?是他們不夠用心?聽不到他妻子需要他安慰的聲音?

這兩種男人,我相信許多人會選擇嫁給腳踏實地的先生,
多過那個浪漫又據說「很懂女人」的男人,
前者讓人感覺安全穩定,後者讓人捉 不定又有花心的可能,

然而,我看見我那個女友開刀前的無助哀傷的眼神,
跟我開咖啡店的女友,那樣被了解、被愛著的甜蜜,到底,誰是幸福?

而且,體貼浪漫,應該總是花心的吧?我不知道這是事實嗎?

果子喵喵留言說:一個人的現在,肯定是由無數的過去所組成的,
現在的他會這麼現在的他會這麼懂女生,肯定是以前不懂,而努力學習而得,,

是的,他「努力學習而得」最少
他是有著努力要了解他女人的用心。

木訥的先生,他心裡只想著要完成一切責任,
那他,曾試著放下自己的理性,曾試著「用心」希望能讓他的妻子打從心底得到滿足或是被愛嗎?
這是一個理性的世界,太過感性總被視為不夠成熟不夠踏實,
所以我們選擇相信安穩的婚姻,棄絕「愛情與浪漫」是可以存在在婚姻裡的可能性。
其實,我也不懂。
你覺得你懂嗎?
你要一個單調荒蕪衣食無缺的婚姻?或是敢勇於嘗試相信愛情存在在婚姻裡的可能性?

這份西班牙冷湯Gazpacho,就是夏天裡一道貼心的冷湯,夏天就該喝冷的東西,
誰說湯一定要熱的?
誰說,婚姻裡的感情一定是理性冰冷的?
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答案,起碼,我是這樣想的。

(食譜明日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