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橄欖白豆——飛機上,我想說

/ 分類: 西式餐點 / 26 則回應


現在,在從倫敦飛往曼徹斯特的路上,

飛機上人不少,卻沒有像是去關島或是香港那樣熱帶地區的喧鬧,
回英國時氣溫只有7度,可怕的涼,
本以為從最近從只有二十幾度台北回來的我,穿著這身小洋裝彷皮薄外套,
應該可以抵得住這樣的寒涼,
沒想到坐著接駁車要到那個往曼城去小飛機旁,一下小巴士,
全身充滿像是帶著冰晶子的涼風,雖然心理還有著回英國家中的一些溫暖期待,
卻在這一陣冷風吹襲下,凍得連那一絲火苗也成了結晶的火柴棒。

看見優先生溫暖的笑臉,讓我覺得這趟出門,或許真的久了些…

這趟回來二十幾個小時的路程,除了在飛機上真的累得連電影都看不了,昏睡的那幾個鐘頭之外,
一直在想,一直在感覺著我回英國的真正心情?

在台灣,似乎在那最後這幾個月、幾個禮拜,東奔西跑的忙得無可開交,
卻其實是真的很充實的,只是在最後那一陣子,收拾著自己在台灣幾個月來各式各樣的衣服,
有好多參加公開活動的漂亮洋裝,心疼的覺得只穿了一次就要收進包包,
有各種去玩的沙龍裝,短的長袖的上衣,綿短褲牛仔長褲,數不盡的衣服衣服衣服,
像是看著這幾個月來跑遍的各個場所,做的事…
全都打包進箱子或是行李….關箱…

常想起張艾嘉的那首「箱子」。
歌裡唱著:
箱子的大小,是路程的長短,箱子的多少,是路途的遠近,
每一次關箱,就關進了許多不同的成長,
就這樣,常夜不停的奔忙,就這樣的開相關箱,
然而到底是?箱子關進了我?還是我開啟了箱?

我喜歡旅行,喜歡變動,但是不安定到了一個地步,卻又渴望著可以在原地坐著不動,
休息夠了,又開始厭膩窒息的角落,於是…

我突然明白了,我不適合做一隻關在籠中整日等待餵食的鳥,
也不該是居無定所,像是什麼都無所謂的虎斑貓,

我其實該像是個鐘擺,擺盪在兩者之間,才是我最能適應的常態,
我不是天平,需要找著平衡,
也不是射手般勇敢,可以一發就不需收拾,等著看自己無心之下射到的成果。

我應該像是鐘擺,滴滴答答的在時鐘的框框中擺盪,

只是我要的是無限的框,我要的那個擺盪,發條是在我的手中,
當我想停的時候,就可以停下來…

寫著,從倫敦到曼城只有五十幾分鐘的航程,飛機也快要下降了,
五十幾分鐘內,
我徹底的發現了,我真的是一個貪心的小孩,
所有的變與不變,我都要。

不要禁止我,不要扣緊著我,當我想飛時我會走,
當我想停著不動時,不要那繩子拖著我,
我要的,是心理真正的自由,

那個我期待,想望已久,有著涼風的藍紫色天空…

我不要做一枝熄火的火柴棒頭,我要,做一枝在黑夜裡,恣意閃著小萬萬點點星光的仙女棒….
只燒了十分鐘,然而,夜晚都因我而閃亮…

————————————————————————————

做這道清拌白豆,記得好像是不知道在哪一趟飛機航程中吃到的小菜,
最近如朋友說的,「驛馬星動」,光是十天內就搭了十趟飛機,
以前搭飛機的興奮心情,都已經成了在起飛前的昏睡,

這道小菜記得是哪一次在睡眼朦朧時,被空服員吵醒時,半夢半醒的時候吃下的,
當然不是只有在飛機上吃過這道菜,我們這裡的中東捲餅店也賣這種涼拌菜,
在去伊斯坦堡時也吃過,
豆子是歐洲許多國家的主食,確實是營養又價廉的食材,
大家真的可以多加利用來入菜,蛋白纖維值都豐富極了,只拿來當做甜點真的太可惜了。

這樣一道小菜,應該不需要二十元就可以做出一大盤餵飽一堆人了,做出來清爽好吃,大家一定要試試看。
扮好後放入冰箱至隔夜更加入味喔~

材料:
白腰豆一杯(cannellini been),

泡水一夜,加入兩倍的水,以電鍋放入一大杯的水煮熟,但仍保留完整的豆粒,濿乾水備用。

紫洋蔥切絲,以醋和糖一大匙整個抓拌入味。

番茄去子切小丁,巴西利切碎,拌入切片的黑橄欖,

將所有材料(連同洋蔥醃出來的汁)放入大碗中,淋入一大匙橄欖油,適量鹽和胡椒,

稍放兩小時使材料們彼此相親相愛產生愛情之後,放上切片的白煮蛋,即可供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