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悲傷和負面情緒

/ 分類: 說說故事 / 41 則回應



後院雪景

今天這篇文章帶有很多個人思想,
可能你會不同意,可能你會覺得沒趣,
請您有心理準備才看下去,
希望你也能了解熊的某些想法~~~~

常常,我們看見一個孩子哭,在哄了哄後我們喜歡說:把眼淚擦乾,別哭了。

或許,看見我們的朋友在難過時,我們總是很慌忙的安慰自己的好友
最後說:好了,不要難過了!
然後我們假設知道他的問題在哪哩,很快的給建議,
告訴他各種自己的過去的經驗和各種解決他問題的答案,
而且通常在我們批哩啪拉的講完自己的意見後,
就會充滿期待著朋友露出燦爛的笑臉說:謝謝你的開導,我很好,沒事了!

其實這麼安慰一個孩子或朋友,都沒有錯,因為我們愛他,我們在乎,不希望他難過,在朋友這樣安撫我時,心裡滿滿的都是感激,
只是有時我們實在看不得眼淚,因為眼淚代表憂傷,不快樂,是我們「不喜歡」的現象———-

可是,換句話說,也就是我們不太能接受人可以憂慮,可以悲傷,痛苦!因為那是更加不好的現象。

其實,實在是人創造出一個害怕負面情緒的世界(好像東方人更特別如此?),
我們不喜歡,或怕和有負面情緒的人共處
或者其實是我們不喜歡和自己的負面情緒共舞,
所以有時人會不敢表現真正的自己,在人前,我們應該要時時充滿平和的微笑和溫和的舉止,我們只該平穩無波,過於表現你的情緒(特別是負面的),可能立刻招來許多「特別關心」甚或被套上「心智不夠成熟的」帽子,
所以有時候人會變得疏離,因為我們得掩藏自己,
我們保護自己「心的真正面貌」,害怕讓人看見那個可能正在黑暗角落吶喊的自己,
我們也喜歡說服自己:我很好,我不會有情緒。
久了,我們分不清自己是喜?是怒?是哀?是樂?
因為這個社會不容許情緒,所以我們也不允許自己可以有情緒。
我現在並不是在強調我們應該無病呻吟或說我們應該不快樂很痛苦,
我只是想說,各種人的感官與感受,都是神所賜予的禮物,
喜悦或悲傷,對我而言,都像是一個樂器,
在我們不能彈奏它時,發出的聲響讓人心神不寧,
我們可以訓練自己如何彈奏這只有你能彈的樂器,
因為只有你能讓它產生獨一無二的樂音。
比如說,貝多芬,和梵谷,
當我們欣賞他們的作品時,你可能會覺得他們奏出或畫出你的心情,
比如說我喜歡五佰,他的歌都很情緒化,我喜歡在卡拉ok唱他的歌,因為我覺得很過癮。
他們其實已將他們的情緒,彈奏出屬於自己的旋律,昇華成獨特的樂音。
在那樣的「異質的空間」中
我們得到了解,和釋放

有時候,我很喜歡和一種經歷過風霜,卻仍不失去真性情的人相處,
他笑的時候很真誠,
聽你說話時帶著真正的關心,甚至你說到傷心處時,你會看到他也紅了眼睛,
你向他傾訴問題時,你知道他不會帶著是非標準來論斷你,
因為他曾經歷過苦難,他可以因為了解你的感受而來安慰你,你知道他和你站在一起,
他給你的鼓勵會讓你有勇氣,而不是被否定,
他接受你可以哭泣哀傷,因為他也這樣接納了自己。
在這個時候,這個接納,忽然會讓你發現,自己並不孤單,而有了轉寰的餘地。

通常這時候,他不用說:別想太多。或:想開點。
你自動就會這麼做,
因為你像隻受凍小貓的悲傷,走出你的身體時,得到了他的溫暖和餵養,
在小貓走回你的身體時,這隻轉暖熱的小貓,就能讓你融化,
當你再面對問題時,你會發現你有能力改變,不再是問題。
每個問題都有不同的答案,我的答案不見得就是解決你問題的方法,
唯有從我自身產生的動力,才可能改變我的問題。

只是想說, 否定情緒並不能解決什麼,
每片烏雲都鑲有一道銀邊,心思負面的人,只看見那片烏雲
樂觀的人,不只看到那銀邊,他甚至會說:
「今天這片烏雲,像個帶著金髮圈美女的黑髮,真有趣!」
這樣樂觀的人,在他眼中已沒有那個絕對的是非黑白,
他看到的只是事情的真相,
一個能反映他內在現實的真相。